528的蜡燭熄滅

龍門陣


我在2009年離開《東方日報》到丹絨馬林教書。記得初到蘇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學,第一屆學生有超過九成家裡都有訂閱華文報並有閱讀報紙的習慣。隨后我對每一屆的新生都作同樣的調查,愕然發現相關數據逐年下跌。到我2019年離開依大時,家裡有訂報而又有閱報習慣的學生已經不到一半!華文報的前景是不能不讓人擔憂的。 社會劇變,互聯網、手機和社交媒體徹底改變了華文報的生態。新聞的更替快速,變得日漸碎片化、瑣碎化和速食化。億萬人飢不擇食地沉迷在狹隘的圖像和視 頻裡,曾經作為歷史初稿的報紙,在這末世還能承擔以史為鑒的任...

Read latest 东方日报 online.

Online newspapers at PressDisplay.